教育的价值就是教人们甩掉标签,探索自我

标签化的人生让人束手束脚,而教育的价值就是教人们甩掉标签,探索自我。——推荐电影:《听见天堂》《听见天堂》是克里斯提诺·波顿执导的一部剧情类电影。

教育的价值就是教人们甩掉标签,探索自我

标签化的人生让人束手束脚,而教育的价值就是教人们甩掉标签,探索自我。

——推荐电影:《听见天堂》

教育的价值就是教人们甩掉标签,探索自我

《听见天堂》是克里斯提诺·波顿执导的一部剧情类电影。它的故事波澜不惊,节奏缓慢,但慢慢铺展开来却有涤荡心灵的力量。

影片着力探讨弱势群体(残障人士)是否有追寻梦想的自由、获得公平对待的权利。你可能理所当然地认为,这是一部被奠定了悲伤基调的影片,因此让人从始至终都陷在对小男主角的怜悯和同情情绪中不能自已,甚至失声痛哭,但是事实上并没有。尽管小男主角在影片开始便意外失明,但意境唯美的画面、美好灵动的配乐、无处不在的童趣和点亮米可人生的康老师,让观者从始至终都不曾绝望。

本片改编自真实故事,主人公原型为意大利国宝级声音剪辑师米可·曼卡西,他参与了超过400部电影、电视剧、纪录片等影视剧作品的声音创作,也曾和多位意大利著名导演合作,其中包括《春光乍现》的导演米开朗基罗·安东尼奥尼、《格莫拉》的导演马提欧·加洛尼。

自我悦纳

影片开始于金黄色的草垛旁,一群孩子在户外玩摸瞎子的游戏。米可被逮到,需要当下一个被蒙眼的“鬼”。只是,蒙上眼睛的他明显四肢不协调,行动困难,于是他索性扔掉了遮在眼睛上的布,跟小伙伴嬉戏打闹起来。明朗的色调,欢快的配乐,还有久久萦绕于耳畔的孩子们的笑声,一切的美好都将之后发生的意外衬托得更残忍,让人难以接受。

出于对枪支的好奇,米可玩弄起家里的猎枪。意外突至,猎枪走火击碎柜上的碗碟,因为碗碟碎片划伤眼睛,米可视力严重损伤,只能依稀看到微弱的光线。

不曾拥有就不惧失去。但悲哀的是,米可已经看惯了这个五彩斑斓的世界,这场意外让他失去本来拥有的光明。突然面临永无止境的黑暗,对他而言是残忍而又绝望的。所以最初他满怀会康复的期望。他得意地告诉自己的小伙伴菲契利,自己还可以看见,颜色棒极了!

菲契利:你最喜欢什么颜色?

米可:蓝色。

菲契利:蓝色像什么?

米可:像骑脚踏车时风吹过你脸上的感觉,或是……像海。还有棕色,摸摸看。棕色像这树干,很粗糙吧?

菲契利:是很粗糙。那红色呢?

米可:红色,像火一样。像是太阳下山的天空。

父母也满怀会康复的期望,所以他们在跟校长交谈时笃定地认为米可未来做什么不着急决定,只要能顺利念完小学。

因为不能接受自己失明或者即将失明的现实,米可拒绝学习盲文,因为他认为用不着。而这也是对米可一生会产生深远影响的唐老师第一次出场。被米可负气扔了东西的唐老师并没有生气,而是十分耐心地劝导米可接受自己,用另一种方式探索世界:

“当你看到一朵花,你不想去闻闻它的味道吗?下雪时,你不想走在上头吗?捧着它,看着它在你的手中融化。告诉你一个秘密,我注意到音乐家在弹奏时,他们会把眼睛闭上,为什么?这样可以感受更强烈的音乐,音符会蜕变,变得更有力量,音乐仿佛变成具体的触觉。你有五个感官,为什么只用一个呢?”

最终,米可还是彻底失明了。但唐老师告诉米可,失去光明的米可还是米可,他拥有自己的特长和独特的表达自我的方式,还可以通过其他途径探索世界。如果电影分章节,那么第一章节到此为止,主旨即是自我悦纳。而唐老师就是鼓励米可走出现实困境、探索自我的第一人。

用耳朵看世界

唐老师的鼓励让米可豁然开朗,他兴致勃勃地用声音完成了唐老师布置的关于季节的课后作业。米可对声音天生敏感,他的生命循声而去,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经由他的录制和剪辑成大自然馈赠的戏剧。他闭上眼睛,打开了其他的感官,他的耳朵、手掌、脚、嘴巴,所有能发出声音的器官,都成为他理解与表达生命的方式。

就像最初的他固执地不能接受自己失明的现实一样,本片顽固派代表校长也有自己的坚持。例如,他坚持认为盲人就应该按部就班、规规矩矩地完成学校的技能学习,习得一技之长,成为一流的纺织工或者接线生,有能力在社会生活。又例如,盲人不应该拥有自由。当唐老师把米可的作业交给校长并殷切地希望他能听听看时,校长直言这是在浪费时间。

校长:已经岁末了,我没时间可以浪费。

唐老师:这不是浪费时间。我知道他桀骜不驯,但他有自己生活的方式,一种独一无二的方式,去倾听生命,表达内心。他跟别人不一样,这没有什么不对。

校长:这个学校有一百年的历史,这里的生活一向平静,从没发生大问题,为什么?因为我们有规矩,也许有些人认为我们呆板、过时,但他们可以学得一技之长,有能力在外面生活。

唐老师:他们的眼的确是盲了。但他们充满活力,充满了热情与想象力。我们不能剥夺他们表达自我的自由。

校长:这样只会伤害他们。

唐老师:受伤也是一种学习啊!

校长:你只是跟他们相处,但我是他们的一员。自由是我们盲人不能奢求的。

唐老师:我们、我们……我知道你的问题在哪了。三十年前你还没盲,你不是从小就在这里,你可以上学,可以旅行,你为何不让他们有相同的机会?

校长:因为他们没有机会,他们是瞎子。

是的,校长是传统社会大众的代表,他们认为像米可这样的失明孩子,人生已经被置于固定轨迹,一板一眼,没有半点波澜,他们同时没有选择的权利。但唐老师却不如此认为。当米可因为使用学校录音机完成录音节目被发现,将被赶出学校时,一向规矩的唐老师可以说出离了愤怒:

“这个学校的意义是什么呢?又帮助了谁呢?我们教这些孩子编藤椅,要顺从我们,我们号称能教出最好的纺织工人和接线生,但事实上呢?我们剥夺了他们最美好的东西——他们的梦想。”

最终,工人罢工,学生罢课,以此表示对校长开除米可决定的抗议。唐老师决定自己主导学校的汇报演出。他组织失明的孩子们用各种道具在台上奉献了一场用声音打造的别开生面的童话剧,而这也获得了家长们雷鸣般的掌声,许多家长眼眶湿润,因为他们的孩子跟正常孩子一样拥有了可以发挥想象力的机会和权利。在这个节目中,孩子们不再需要花几个小时假装自己是正常人来表演节目,而是充分发挥自己对声音敏感的特长和对世界的想象力。在这个世界中,他们没有被框在许多条条框框之中,拥有无限可能。唐老师说,没有人应该放弃自己的想象力和自由。每个人都应该获得平等和尊重,自由当然就包括选择自己未来生活的方式。

残而不废不仅应该被铭刻进每个残障人心里,更应得到更广泛的社会认同。生而为人,残障人同样拥有追求美好和梦想的自由。1975年,意大利政府通过律法,废除盲人学校,让盲生能够进入一般学校就读。而这无疑得益于以本片主人公为首的当事人的不懈努力和抗争,当然,也得益于以唐老师为首的教育者的坚持。

教育的价值就是教人们甩掉标签,探索自我

大学老师的新春三宝

从这部电影里我读懂了当大学老师的真谛

与教师“领路人”精神最契合的5部电影,部部感人至深

教育的价值就是教人们甩掉标签,探索自我

声明: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请联系麦可思研究编辑部(微信搜索18602824882)。

作者 | 麦可思 谌超

编辑 | 麦可思研究

"教育的价值就是教人们甩掉标签,探索自我"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